Revisiting China: Arriving at Shenzhen

其实这是一篇应该早就完成的文章了。只是一直在陪女友到处玩,同时也实在是懒得面对电脑去写作和阅读。毕竟我已经面对电脑做了太多的东西了。正如我以前所写的回顾所言,读研究生最好的优势就在于可以解除网瘾。事实上,这条对于读博也适用。

跟老板申请了延长版的假期,同时因为我在第二学期并没有教学任务,于是就有了机会回国呆了7个礼拜。事实上,可能是由于学会计的原因,我所作的每一个预算都很小心。我一般不太乐意回国度过3周以下的假期,原因很简单,划不来。在亲情、爱情和现实面前,我不得不尊重现实。毕竟“温饱”方能思“各种”欲不是?

这次的回国任务很简单。首先自从女友2010年6月从武汉到深圳上班以后,我们就没有见过面。尽管现代的通讯技术和手段保证了我们的曝光率,而不用类似于忍受父辈们的那种”从此两茫茫“的境遇。然而,这种地理的阻隔所带来的因为生活圈子和环境的不同而造成的隔阂,恐怕是非常难以消除的。我想说的是,这点我女友,作为一个姑娘,是非常不容易的。

考虑到深圳与香港毗邻,而由于香港在东亚地区的国际港口地位,其往来于西欧的航班较之祖国大陆要更多,价位也更合适。考虑到我并不会有太多的行李,最终我接受了瑞士航空的航班,从苏黎世转机。殊不知,这条从苏黎世一路到香港的航线,可是类似于当年李宗仁先生归国的航线呢。只是现代技术发达,从苏黎世到香港的十三小时的航行,我不需要再中途经停各种站点,而是可以直飞了。

香港机场到深圳的七人小巴士还是不错的,尽管比较窄小的座位和150港币的价格让我嗤之以鼻。40分钟以后我已经从香港的海关进而站在了深圳关温暖而又潮湿的土地上,不得不说,金钱真的是好东西。10磅左右的代价给了我足够的效率,尽管他比公共交通贵了好多倍。不过如网上所言,香港海关对于国人的态度的确是有待加强。甚至于我回英国时,英国海关还笑眯眯的对我说了句”Welcome back!“,尽管我读书生活都花了英国纳税人的钱。

在深圳见到我家的“乖乖”,却发现似乎已经认不出来了。如果不是一个大美女直接扑进我怀里,估计我还跟雕塑一样傻乎乎的站在那里。环境的确改变人,她的打扮和显示出来的气质已与曾经的学生感觉相去甚远。看来,女人的衣柜里总是少那么一件衣服总是没有错的。因为正是这种潜在的,或是现实存在的缺憾,才促进了其气质和外在表现的进一步提高。只是有些姑娘不知何为“内外兼修”,而过度重视外表以给人以暴发户感觉罢了。

拜航班时间所赐,我并没有严重的时差问题。该航班英国晚上9点多起飞,而苏黎世起飞为当地晚上11点。在飞机上我并没有过多的去睡。毕竟我知道到达香港的时间是下午五点。睡过头的后果就是当晚无法入眠。而这后果可是要命的。类似的,我回到英国时却好好睡了一觉。因为航班回到英国的时间是早上8点。

除了因为从西北欧的苦寒之地回到现代文明的不适应外,我对深圳似乎并没有外来的感觉。或许是这么多年来在外奔波早已习惯,我每到一个新地方都不会有不适应的感觉。这种地点包括我期间所去的肇庆、广州以及湖北武穴。而深圳和香港,给我的第一印象似乎并没有那么繁华。甚至于我在回英国路过香港时,屯门等地的住宅区给我的感觉是,香港的平民生活恐怕并不是那么舒服的。毕竟不是什么人都会去关心政治和国策。对于普通人而言,他们只希望自己能够平平安安地过一辈子。

当我坐在出租车上,听着女友在跟出租车司机交代如何开车之时,我看着窗外的风景,一切看起来那么熟悉,似乎又那么陌生。是的,中国,我回来了。尽管这里没有漂亮的小洋房,没有整洁的马路,更看不到彬彬有礼的人们和人们脸上幸福的微笑。我却看到了一个真实的,真正属于我的环境。或许,这就是根的作用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