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春节购票:国情本是如此?

尽管人已经回到英伦,并且开始了苦逼的PhD生活,但由于领导身在天朝,故而不能免俗:春节需回家与家人团聚。于是,买票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终于落到了本人的头上。只是,对于这个本该花钱买享受的过程,我并未有半点花钱的快感。相反,我真正体会到了作为一个天朝子民的不易。因为:我们生来与天斗,与地斗,更需要与人斗。

中国的春运大潮在多年前曾被海外媒体形容为全球最大的暂时性移民潮。的确,当全球任何一个区域在短短的一周时间内产生出相当于英国美国人口总和的人流量在方圆九百六十平米的土地上“迁徙”之时,其本身就已经成为了一条足够震撼的新闻。对于此,西方的报端往往会把这个当成喜剧。因为对西方人而言,他们无法理解中国的落叶归根,无法理解中国文化中传统的家族观念,更无法理解为啥要去凑热闹。正如我在跟我的欧洲办公室同事介绍我昨晚如何在3000人的搏击中搞定一张火车票的时候,他的反应并非夸耀我的运气和牛逼。恰恰想法,他的疑问只有一个:Why?

我们的铁老大终于在数年前决定开始进军电子商务。当然,他有着庞大的用户群和高度的用户忠诚度。而这种忠诚度却往往与其顾客的收入水平呈负相关。而若能够提供一个畅通的购买火车票的网络平台,那这将是一件提高社会福利的大好事。只是我们的铁老大实在是过度熟悉苏联的那一套计划经济。以至于在市场经济已经深入人心的今天,他依然能够违背各种招标程序,以3亿元的价格制造了一个无论是界面还是背后的程序皆为本科生作业级别的标准。当然,我们并不是如其他投资般没有反应。相反,3亿元投资的网站在满足了大众的好奇以后,也成功地招来了各种谩骂。

本人也终于有幸在今年春节感受了这一股过节的热浪。从17号开始,我就坚守在电脑前,目不转睛地盯着9点整深圳火车站的放票信息。不得不说,这种全民在线秒杀的游戏还真的是难以形容。以至于我跟我办公室的同事说,如果你想找点刺激,如果你想了解中国,那么就帮我订票啊。在此过程中,你会眼睁睁地看着票出来,点预订,输入验证码,结果系统却提示排队人数过多,根本不给你任何排队的机会。如此周而复始,在一分钟以后,你会惊喜地发现,所有的列车票全部售罄。此种效率,恐怕全世界也只有中国能看到了。我也实在是不知道,遇到此种情况,我是三生有幸呢,还是倒了十八辈子大霉。想想上周回英国订票之时,我所需要的只是一个iPad外加20秒的时间。

持有笔者这种喜笑怒骂的态度之人不在少数,却很容易招致一些所谓内行人士的鄙视。原因很简单,他们会告诉我所谓经济学的供求关系,所谓中国人口基数,所谓中国春节的家庭团聚文化等等。的确,春运期间的供求关系是极其不平衡的,而且此种段时间人口迁徙也只有中国才能看到。但是,此种论调往往忽略了一个最大的问题:作为一个企业,尤其是政府控制下的基础设施(Infrastructure),在遇到此类人口大流量,且具有很好的预期性的时候,他的责任是什么?我们不需要去讨论高深的理论和前沿的学术。因为一本最简单的本科教材,甚至于是给非专业人士所读的文字,抑或直接出于人性的考虑,我们都不难得到答案:他需要做的,应该是尽可能地提高运力,甚至于在春运期间大规模改变运输路线,使用大运力的车辆等等。更重要的是,作为政府投资的基础建设项目,他应该保证大众消费者”买得起“。

但是我们看到了什么呢?这几年来,我看到的就是K字头的车越来越少,T字头的车在某些线路基本绝迹。他们先是在票价涨了一倍的情况下变成了D字头车,然后又在再次票价翻倍的情况下变成了G字头的车,整个是涨声一片。于是,铁路这种本该成为最大众化的运输工具的公共基础设施,终于在铁道部的领导们的运作下被做成了政绩工程和摇钱树。于是我们看到了春运期间有些打工的兄弟们不得不购买价值高达1600元的高铁商务座。对于大众的负面评价,铁道部置若罔闻。因为这种供求关系衍射出了中国的一句古话——皇帝的女儿不愁嫁。于是,我们看到了票价的飞涨,服务的几乎没有。

如果说供求关系导致的不平衡还情有可原的话,那中国盛行的所谓人际关系经济学那就真的是过街老鼠了。曾记得数月前英国首相卡梅隆因为手持二等车票进入一等车厢被列车员要求补票,并因此而接受议会的质询。但是我们又何时会看到中国的领导人买不到票?更不用提在我们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哲学下,领导们的七大姑八大姨等可以同样享受政府高官厚禄所带来的此种红利。曾记得08年我在北京。为了买一张十月一日回上海的火车票,我曾排队三天,甚至于两天是排在了队伍的第一个,却依然买不到票。而后来在家人的帮助下,我拿到的票却居然还是下铺。此种怪异现象,让国人如何能够心平气和地接受所谓供需矛盾的解释呢?毕竟,在一个没有公平制度保障的社会制度下,神马都可以成为浮云,甚至于是法律。

或许我们看到了全世界最多最密集的高铁网,觉得我们已经成了所谓的发达国家。可是在这些光鲜的外表下,我们看到的是火车运力的缩减,春运期间火车票的供求关系没有解决。我们看到了12306网站的订票系统,可是却发现他是一个”空中楼阁“。在该网站上订到票的概率简直如同买彩票。广大的铁路消费群体依然得在寒风中等待十几个小时以换来售票员冷冰冰的”没有票!”和明显的不耐烦。不得不说,这是个神奇的国度。以至于我在一次订票之后对我办公室人说:”我都惊奇我能在这个环境里生活那么久!“

曾经有人跟我说,天朝现在其实很好,人们丰衣足食,我们有着高楼大厦,很好的餐厅,iPhone的普及率比欧美都高。随便去一个旅游景点,人们手里的相机基本都是中高端单反。是的,如果以这些来比较,那恐怕英国真的是个悲剧。这里有着矮矮的老房子,出名难吃的英国食物,iPhone普及率也Okay(不过很多都是不花钱的合约机),旅游景点几乎都是卡片机,还没什么人。但是,当你真正的坐进两国的火车最平民的车厢(英国二等座 vs中国硬座),其差距才真正的显现。英国的车厢总是安安静静的,没有人高声说话,打电话也很小声。人们大多手持书或者报纸,静静地阅读。而我们的车厢就热闹多了,高声聊天,随地吐痰,到处抽烟,要么就是上车就睡。因为相比较那些蓝眼睛的家伙,我们的国民实在是太累了!其实这种差距才是我们真正应该去重视并缩短的。因为一国的发展水平并不在于高楼和GDP,而在于人们的生活质量。

不过说了这么多,其实也白搭。因为我们的领导永远不会知道底层生活之疾苦。各大媒体除了歌功颂德也不会有任何实质性的舆论压力。毕竟《南方周末》的墓碑就在他们的面前。我们能做的,还是自求多福,早日买到心仪的火车票吧!

最后:祝大家好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