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任教:一个需要慎重的决定

话说老板终于开始发威,使出了各种招数来推着我的论文往前走。不得不说,这种效果是明显的,甚至于比当年研一时候被王老师赶鸭子上架的时候还夸张。试想,我在一周之内就整出了一个新的文章框架和初步实证结果。这是什么效率?一天下来尽管已经忙的昏头,我还是硬着头皮参加了某国内学校几位老师组织的一个非正式座谈。鉴于此会议属于非正式,且主办方再三要求不要过度宣传。本文也不对会议本身做任何描述,而只是结合自己的经验来谈谈是否回国的问题。

可以这么说,是否回国工作对于一个刚来英国的博士是一个非常容易回答的问题。因为他们往往保持着对于未来的美好憧憬和对于国内科研环境的无比痛恨。然而,俗话说的好,距离产生美。随着我们在英国所逗留的时间日益延长,我们会渐渐地淡忘掉国内的那些不愉快,反而只慢慢品味那留存在记忆中的一丝甜蜜。尤其是当做研究遇到困难时,因为英语不好而与导师沟通困难时,我们会多少怀念国内用中文的时光。或许我们的国内导师没有英国老板的耐性和学术修养,也没有英国老板那么细心,但是中文的优势已经俨然覆盖掉了几乎所有的缺点。而这,最终会派生为一股决定回国冲动的原始积累。最终的爆发只在弹指一挥间。

俗话说,冲动是魔鬼,这话用来形容此处的状况一点不为过。事实上,若要回国,我们首先需要面对的就是尴尬的收入水平。笔者不知圈外舆情如何,然就圈内而言,青年教师的“屌丝型”工资和“白富美”的房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这种巨大的反差只能导致大家的用脚投票。于是只要有一丝机会跳出圈子的人,就不再会回到这个圈子里。而这个,就是知识被错误定价的代价。当然,这里的文章我并不打算讨论所谓知识正确定价对于中国社会当前和未来时间内的影响。但是,引用一句著名的话:当一个民族和国家开始烧书时,这个民族和国家离重新买子儿的时间就迫在眉睫了。

国内高校的工资主要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基本工资,另一部分则是奖金。其奖金主要包括了科研和教学超额部分。事实上,与国外老师相比,国内老师的课业压力是非常大的。由于高校的盲目扩张导致急剧下降的师生比,老师们不得不使出十八般武艺来兼授数门不同的课程,甚至于包括一些跨领域的内容。然而,老师们可课时费却低得可怜。如我专科学校曾经的课时费是15元,南师大大概是50左右,而中南财大会院则是85. 尽管财大的教育质量依然广受诟病(包括我),但若是同我当年专科的部分老师比起来,其眼界和水平也差得很远,当然,也包括工资。

课时的增加其实并不仅仅局限在劳动边际效应的降低,其也引发了另一个致命的问题——即科研经费的冲突。如果说教学时间和质量还具有不错的控制渠道,那目前对于科研经费的掌控和管理实在是可以用“free-ride”来形容。与西方比较好的大学相比,国内的科研经费依然是非常不足,且其中涉及到各种利益冲突和关系网。然而,这却又形成了一个怪圈。尽管没有官方的文字,大家事实上都公认科研经费(至少是其中的一部分)可以作为个人收入的增加。在国内目前青年教师普遍工作收入极其低下,且地位无法保障的情况下,此等行为似乎也合乎常理。常言道,如非衣食无忧,何以踏实研究?但真正的问题在于:能够取得经费的往往是一些不再纠结于家庭收入的教授们,而年轻的教授们却只能在各个项目中充当可怜的工蜂,以赚取那微薄的口粮。这,对于一个需要靠自律来维持的科研团体来说,显然是有问题的。

高校的行政化事实上也是当代国内高校的一个毒瘤。与西方大学的行政人员不同,国内行政人员通常飞扬跋扈却工作效率低下。由于各领导岗位与行政级别挂钩,不少后勤单位的领导们,尽管在高校不体现任何直接价值,却收获着比科研人员更高的收入和福利。这与高校的精神与本质是背道而驰的。如最近重庆工商大学的罢课时间其实也是给大家提出了一个响亮的警告:国内高校的体制改革已经迫在眉睫。如不加以改正,恐将时日不多。试想,科研和教学作为一个本身极其需要脑力和智慧的工作而言,若无优厚的待遇和福利作为保障,谁又愿意去从事如此的工作呢?长此以往,我们看到的只能是”劣币驱逐良币“,进而导致师资队伍的实力下降。而这一切的后果,却只能是我们的下一辈来承担。这是不公平的,更是可怕的!

这次非正式的座谈会,从本质上来说,是不错的。毕竟这给我们这些博士生打开了一个国内高校的窗口。但是可悲的是,我们并没有遇到专业内的对应人士。事实上,我一直以为,若一个高校真正地是抱着求贤的态度来的(我等是否为贤不加讨论),他们所参与的不应该是行政人员,而应该是真正活跃在不同领域的教学和科研一线的人员和教授。因为此种见面会光讨论规则毫无意义,对于相互学术的理解和沟通才是最重要的。只是要做到这一点,教授治校恐怕是前提吧。

 

4 thoughts on “回国任教:一个需要慎重的决定”

    1. 哈哈哈哈,小时候玩街机,打输了不得塞子儿进去才能继续么?所谓重新买子儿就是这个意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