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与寻租:国人的思维困境

首先,这就是一篇拿来发泄和骂人的文章。所以如果有人不待见这篇文章,请自动绕行,You are still welcome。我没有打算把这篇文章写成学术文,更没有打算发表。所以我也不打算修正任何逻辑和语言。所以如果诸位看得不爽,请海涵。或许有人会觉得这个文章写得很浮躁,有人会觉得很愤青,甚至不符合一个博士研究生的身份。但是我想说的是,我希望在我盛怒的时候留下这个文字,以便以后告诉我自己和我的孩子们,我或者他们的父亲至少在写这个文章的时候,还是有少许或对或错的思考能力,也是有少许良知的。

常言道,做人难,做好人更难。但是我要说,做一个中国人难,做一个无关系,无背景的年轻中国人更难。这个难跟你的学历无关,却跟家庭,关系,背景有着密切的联系。如易中天教授在某次活动中所言,我们泱泱大国有着五千年的文化和历史,这注定了我们与西方的不同。在西方,所有的弱势群体会得到应有的尊重,但是在中国,除非你成为领导,否则,尊重只能在字典里看到。因为这里面涉及的,不仅仅是做人的问题,还是一种非常难以解释的思维差异。

  1. 所谓的爱国主义:搞笑?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曾与我的导师闲聊到关于中国的一些事情。他便问我,中国与英国在我看来有什么不同?我当时笑眯眯地开玩笑式回答了一句:It is here in this country that I start to understand how I am respected and how being respected feels like. (大致译文:我来到这个国家才慢慢懂得了什么叫被尊重,以及被别人尊重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当然,很多人会说我这个答案过于愤青和不爱国。事实上,我老板都愣住了。我估计他原来是跟我半开玩笑,却并未曾想到我给出如此一个他无法接话的答案。于是老爷子来了句:You said you were not respected in China! (译文:你告诉我你在中国没得到应有的尊重!)我便笑了笑。没有再说话。因为在西方人眼里,他们永远是没有那个智商和脑子来理解天朝发生的一切的。更何况,对于他所遇到的大多数中国学生,也不太可能有人来跟他说这样的话。一则,大多数能留英的学生家境比较好;二则,这也需要胆量。

    其实这种话我在国外也是不太愿意说的。更多的,在国外朋友表示中国的一些问题的时候,比如空气质量,户口制度或者计划生育的时候,我总是更愿意来给出一个相对合理的解释。当然,我是说不出党报那种完全没常识和没脑子的话的,毕竟直接翻译这些原话跟告诉老外们中国人都是SB没啥区别。而且或出于尊重,或出于对我神逻辑的“敬仰”,他们总是对我的解释表示同意。可是,我们的爱国热情却一次一次地被击碎。渐渐地,我不再那么乐意解释,而更愿意使用国际通用的思考方式和理论来给出一些见解。于是慢慢地,过去看来“反华”的一些顶级媒体,比如WSJ,FT或者Economist,我慢慢地品出了他们的味道。不得不说,其实很多时候,他们反而更客观。当然,有些五毛们会说我是属于彻底被洗脑了的。但是,如果这种洗脑过程的作用是积极的,何乐而不为?

    对于广大的中国人而言,火车票和铁路永远是绕不过去的坎儿。要说对于火车的记忆,那基本是没有什么好词儿的:拥挤、肮脏、疲惫的人群、昂贵而难吃的火车套餐以及千年不变的方便面味道。当然,更重要的,则是买票的艰难。在中国的火车上,几乎从一开始的买票过程,你就可以看到中国当代社会体制下几乎所有的阴暗面:无序、贪婪、无助、惶恐、疲倦和在英国都难以见到的等级制度。我有幸坐过整晚的硬座车,也坐过大英帝国的火车。我睡过国内的硬卧,也坐过国际航班的经济舱。之所以这么去比较,因为他们都针对了各自的“低端客户”。在中国的火车上,人们都非常疲惫,或坐或卧,或大声聊天,或者打牌。我曾跟一个乐意了解中国的友人说:如果你真的打算了解中国,就不要去找那些你在英国认识的中国朋友,除非你打算了解CCTV所彰显的大国。你需要做的,就是在节假日去坐一次硬座的火车旅行。因为那些乘客才代表了中国的大多数。

  2. 其实我写这个文章的原因是:铁道部!

    铁道部的12306购票网站终于又给我这个“海外赤子”以新的宣传材料。或许,我应该让我的外国好友来试一下什么是花了上千万英镑做出来的顶级网站。在这个网站上,你会看到1分钟之内所有的票全部卖完(或者用英文的Distribute(分发)更恰当)。你会遇到突然直接把你踢出去且无法重新登录,直至票全部卖完;你也会遇到系统卡壳且永远无法买到你要的票。而那些领导们只需要一个电话便可以搞定他们所需要的任何东西。这种在国外可以上报纸头条的新闻在中国属于人们争相考公务员并当官的重要理由之一。所以,这才是真正的中国。更重要的是,这个小小的网站背后所折射出的,是一种人性与制度的碰撞,一种人心与冷漠的对冲,更是一种良知与愚昧的最好表达。更重要的是,与西方的铁路运营商会做好各种安排不同,在中国铁道部面前,你永远是没有权利来问why,人家更不会告诉你关于why的任何事项。因为在他们眼里,你只是个P!

    之所以说这是中国当代社会和文化的一种缩影,是因为它跟目前主流的一种观点息息相关。那就是“存在即合理”和“适者生存”。这两句话其实粗听并没有任何问题。但是若细细品来,却又有着十足的问题:存在的就一定是合理的?那阿尔道夫在70年代所作的信息不对称下的柠檬市场又是个神马东西?而对待信息不对称,其实往往有两种解决方案:一是增加信息披露,向大众开放各种信息;二是选择性忽略,然后开始寻租。在西方社会,大多数解决冲突的方法是第一种,这也是大多数中国人到海外最难以适应的地方:一定要讲出你所认为的不合理。这是因为我们习惯了第二种更“符合我国国情”的方法:私下寻租。其实相比较第一种解决方案,这种寻租行为给个人所带来的成本非常高昂,且这种成本有可能是社会性的(social)。在个人或者集体私底下寻租盛行的社会制度里,一切制度、道德、底限都是无人待见的。按照经济学来说,这种情况只能导致经济萧条和社会发展的极端落后,可是中国却是一个特例。于是很多所谓的经济学家都开始叫嚣着研究中国问题。但是他们不知道,其实所谓的中国问题就是:国家行为。欧美学界给的一个词叫做centralization。

  3. 这才是重点:中西方的思维差异

    曾经在网上看到过一句话说:崖山之后无中国,明亡之后无华夏,满清之后无汉族,文革之后无信仰,改革之后无道德。其实这话一点都不假。我对于最后两句尤其同意。事实上,当一个人没有了信仰,他可以为所欲为;而当一个人没有了道德,恐怕他便不能称之为人。这个逻辑如果放在国家上来说也是一样的。我们经常笑称说我们的今天其实与朝鲜的距离也就是一碗浅浅的蛋炒饭而已,但是又有谁真正地想过我们跟西方发达国家,抑或我们一直所鄙视的日本有多大的差距呢?我们过去的宣传一直使得大多数的中国人无端地鄙视或者对日本有着天生的敌对情绪,而且这种态势在一些经济欠发达地区尤其严重。但是我们又有多少人真正地看到了日本在战后对于世界的贡献呢?

    还是依然使用铁路的例子来解释两者之间的微妙差距。如果西方的消费者大量地买不到火车票,他们就会质疑铁路公司的能力,或者质疑暗箱操作。这时候,铁路公司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在成本可控的情况下(注意:信息发布也是一种成本),向大众来表述自己的清白,无论是真是假。而且这种表明往往带有详细的数据和表格。一般的大众无需去读懂这些,因为报端媒体会替他们解决。如果一旦有发现披露不实并且被媒体大肆宣扬(请看英国的电话门事件和美国的斯诺登事件),那政府相关部门就会介入。这对于铁路公司而言就不是好消息了,因为他们轻则将面临巨额罚款,重则将面对司法(我们敬爱的高盛前老总貌似还没出来吧?)。而这就是保障了西方发达国家社会制度运行良好且在短时间内不太可能被“社会主义取代“的一种多重监督机制。

    而我们是怎么做的呢?首先,我们的媒体会大力宣扬春运人数的增加,然后是领导们和相关部门如何如何给力,同时给排队买票的群众送几瓶水(据说很多时候还会收回去)。接着,通过大量的新闻稿在各大媒体宣扬各类抢票软件和票贩子的恶劣行径,然后派警察去抓几个小罗罗来大肆宣扬一番。但是永远不会有人来告诉你铁路票是如何分配的,比如哪些票通过哪些渠道发放给了哪些群体。因为这些数据一旦公布出来,呵呵,国将不国。类似的,铁路公司对于群众的投诉置若罔闻(哦,差点忘了,投诉电话可能早就被放空了,你打不进去的)。至于服务么?等等,什么叫服务?铁道部的大爷们和大妈们的字典里可没有服务这个词儿。而普通民众呢?大多数是敢怒不敢言,只能自己在家拍大腿说我为什么没有投胎生个好人家(比如我),或者骂网站不给力,骂铁道部不是东西。当然,如果你真的打算去质疑这些,或许周围人还会告诉你:有这个时间,还是先想想怎么买票吧!于是,各种托关系,票贩子应运而生,如野草般,星星之火,必可燎原!

    媒体大力宣扬春运的人数在这里就发挥了他重要的作用。事实上,大多数人的思维是很难逾越这一层的。这得感谢我们国家多年来对于社会科学教育的选择性忽略。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对于春运而言,大量的人数的确是一个死结。可是又有谁想过是什么因素导致了春运越来越庞大的人群呢?或许有人说这是文化的因素。但是别忘了,圣诞节期间欧洲和美国的客流量也是不小的。事实上,在当代社会,西方人在我看来比中国人更有家庭观念。至少我还没见过哪个西方报纸报道赡养老人打官司的。而更重要的,其实是中国几十年来的地区发展不均衡和计划经济制度残留的双重结果。当然,我相信很多学者和媒体工作者在这一点上比我看得要深远得多。或许其中的大多数人,或者所有人保持了沉默吧。所以,春运和铁路,只是中国问题的一个放射点而已。但是这种思维方式的差异,其效果,却是深远的。

  4. 回归本行:思维与学术

    而这种思维习惯和逻辑的差异,其实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是致命的。其中之一就是学术界。考虑到这只是一个吐槽文,我不打算在这里深入。为了保证文字的相对正确(当然,这都基于我有限的知识水平),我仅将讨论集中于会计学,尤其是财务会计研究范畴之内。在会计研究中,至少是在实证会计流行之前,这种思维方式的差异影响并不大。因为我们很少引用国外的同期文献(大概是1980-2000年间),也不需要去理解他们的制度差异。但是这个差异在实证研究开始以后就有了非常明显的问题。尤其是近几年来,我们会发现很多学者开始越来越重视方法和数据的处理,而文章对于学术界的理论贡献其实越来越小。究其原因就是两者的差异。与以前的所谓规范文章相比,实证文章的研究视角往往更为尖锐和深邃。这种尖锐的视角往往要求作者具有非常好的观察力和思考能力。这种思考能力可以帮助作者在一种理想状态下的均衡点和现实之间找到差异,而这种差异就是研究的来源。但是,如果研究人员没有这种能力,那么他们所能做的就只能是类似于骂12306网站的那种发泄或者找关系的寻租行为。这种寻租行为反映到俺们会计学的研究上那就是Replicate, replicate and always replicate。

  5. 写到这里吧,我累了

    我决定就此停笔。原因很简单,我气消了。这文章的使命也到此结束了。晚安诸位!希望诸位奋斗在抢票一线的朋友们能够好运,也希望我的祖国能有更美好的未来!

 

18 thoughts on “规则与寻租:国人的思维困境”

    1. 噗。。。哈哈哈,也别挡着坛子哥玩比特币,他可是连着来了好几发,哈哈哈。不过人家比我有涵养,人家不骂人,哈哈哈

      1. 我今天替我们办公室的同事订了两张高铁票呢,没有你说的那么难哦,护照即可,支付宝支付,凭号码到时用护照到售票窗口取票。另外,12306这个网站后面的技术力量真不是你说的那么简单的,这个要实事求是。过去,不能异地买票,后来能了,过去不能网上订票,现在能了,现在还要到窗口取票,我想将来肯定可以直接打印出票(就像欧洲这边),或者不用实物票,直接用护照或者身份证进站即可。在我看来,我们的国家有进步就好,宁可慢一点,最怕的是没有进步,甚至倒退——这种事情还不少。

        1. 高铁要容易得多。而且还要看是什么时间的。下次你试试看普通车的卧铺和硬座票。对于高铁而言,大部分人其实是坐不起的。

          1. 我当然知道我买的线路不热,价格也高。我是说,12306这个网站买票的流程,我觉得不是那么差,没有卡,买的过程也不复杂。支付手段也还OK。

        2. 同样的,如果你最近在春节期间需要坐火车的话,就会知道12306如何不靠谱。国内铁路与我们上大学时候相比,服务质量并无太大提高,价格却已经翻了好几倍。如你所言的高铁为例,二等座的价格已然非常贵,更不用说一等座和商务座了。与同类型的T和K相比,其价格也差异巨大。或许你这几年都呆在国外,对这些不太了解了。所谓不知者无罪。

    1. 什么?nmlewv.com? 你再说一遍!哦,是这个:12306.com 知道了,一二三零六……你觉得对中国人来说,说清26个字母容易,还是说清10个数字容易?数字可能人人都会,但是字母呢?还真有不少的念不全了。你就对外国友人说:我们不玩你们的26个字母,我们玩10个数字就够了。古代我们玩的更厉害,无论是阴阳,还是八卦,都是你们电脑的基础:最原始的二进制。

      1. I 服了 U……问题是,老外并非不识数啊!12306也是洋码好不好……跟字母域名对应的应该是拼音,比如 tumutanzi 之类的。

        1. 其实我们到父母辈可能是真的搞不清楚的。就像我父母难以记住我博客的域名一样。但是对于超过90%的国内网民而言,问题应该不大。当然,跟欧美的网址可以直接使用常见单词相比,拉丁字母的确还是不是那么顺利的。对我们而言,可能英文看的多,比较习惯吧?只能这么理解了。

        2. 相比之下,他们有更有意义的单词组成域名,我们国人用数字就好一些,即使是拼音域名,太长了也记不住。对国人而言,相同长度的数字域名比拼音域名更有优势。我的 tumutanzi 域名也很长了,不算一个好域名,不过是说,一个小博客域名有那么重要吗?所以我就无所谓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