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感动叫思念

有一种感情叫做思念,有一种情怀叫做怀旧,而也有一种感受叫做震撼(Shocks)。时光荏苒,我已经回国三年有余,而兰卡斯特的草地、LUMS的旧楼、C39那扇陈旧的木门、Peasnell教授大办公室地面上洒满的书本、Ohanlon教授整整齐齐的办公桌和弥漫着的咖啡香味似乎都还在眼前飘荡和弥漫。一切都恍如昨日。而现实是,我坐在漆黑的客厅里,而不是Graduate College的宿舍;我面对着Dell Precision M4800,而不是从前的Latitude E6410;我穿的是短袖和短裤,而不是衬衫休闲裤和blazer。唯一相同的是,我依然开着YouTube,听着熟悉的音乐,用着英文版的Office。看着那熟悉的界面。我原以为,时间已经慢慢从指间流过。我从一名博士生变成了临时工教师,从一名在PETD上吐槽而成为段子手的在读博士,变成了毛豆的父亲。若不是今晚翻微博,突然看到了鹏哥当年@我的图文,恐怕,时间就真的这么过去了吧。

时光退回到三年前的那个夏日,在兰卡斯特镇上一座小楼里,我们刚享用完来自Takeaway正宗英国中餐。大家都在闲聊,也在为一名即将黯淡离开的中国博士生践行——没错,这个人就是我。这时候,男主人鹏哥突然站起来,跑到楼上,拿回来了一个镜框,上写“骏马奔腾”。那一刻,我内心是被真正震撼了的。由于当时没有及时看到今晚所看到的这条微博,我并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同时,由于情报工作失误,我之前居然不知道鹏哥写得一手好字!虽然我在朋友圈见到他晒过,我还以为这是练书法所为,却没想是为我而写。有人说,君子之交淡如水。或许这就是吧!由于当时离开颇为突然,甚至于我办公室的材料都是Carole她们帮我收拾的,以至于这个镜框其实一直留在小镇上,与我没有带走的大量所钟爱的书籍一起,我希望他们能避免半个地球的长途跋涉。然而,显然因为主人的原因,他们并没有如此好运,而是静静地奔波在漫漫大海上。

时间飞逝。过去三年,我的学术生涯并不顺利。找工作上演了全球级别的滑铁卢,工作后恰逢国内开始modified tenure-track,工作后又要面对新的环境和方式。如此种种,我跟好友们的联系少了,FB更新也慢了(有技术原因,但早已排除),我也慢慢淡忘了这幅字(求鹏哥轻拍~)。以至于好友William帮我收拾在他家存放多年的书籍之时,我才想起来说有一个小镜框请一定要替我保护好。毕竟当时我是答应鹏哥一定要放在我办公桌上的,而我却把它留在小镇上渡过了三年的岁月,此实属不该啊!

但当看到微博和图片的那一分钟,我沉默了。因为,那是一种久违了的感动。我原以为,时间会消磨一切。我的英语水平已经大不如前,口音也不再有那么强烈的英国口音(我研究生已经不再来问我英语是否是英国口音),而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英国VPS,我也很久不再看BBC。我所钟爱的TOP GEAR三贱客也随着老大开除离开BBC而开始了The Grand Tour。原本以为,我跟英国已经没有任何联系,除了带回来的一罐英国硬币和为数不多的英国邮票,我实在是与英国不再有瓜葛。我原以为,相比较英国期间的种种不爽,被英国老板在英语和学术能力上的双重鄙视、永远没有话语权的感觉和永远提心吊胆怕触犯他人的忌讳,我在深圳的三年已经可以弥补。我原以为。。。

然而,我错了,我错得太彻底。一个人是永远无法忘记他所生活过的地方的,武汉三年,我找到了人生中的知己;而英国三年,缺真真切切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周围同学社会圈和层次的差异、欧美文化与中国文化在很多基础观念上的冲撞都改变了我太多的东西。与国内的同学更加委婉不同,我会非常善意地拒绝领导那些在我看来不合理的要求;与很多民族情节同学不同,我看WSJ和FT从不认为那是“国外”的事情,而只是“邻居”;每次拿到一本英文书或者一些英文资料,我已经从内心认为他们只是一份资料,而不是“外国”或者“本国”的;选择研究话题我也不再考虑国别。我承认,我没有到陈教授和李教授那样的爱国情怀。目前的我看来,学术的基础问题已然没有国别。

或许人生就是如此。它就像一个可爱的小丫头,总会在不经意间给你一些惊喜,也会在你得意时给你一些失落。人生起伏,坦坦荡荡。让我们一起前进吧!

2 thoughts on “有一种感动叫思念”

    1. 现答复如下:
      1. 技术问题,最好的办法是自己买一个VPS,然后搭建Shadowsocks, 走80端口。注意不要跟站点共享一个IP,你懂得;
      2. 真的很巧啊!我记得那次我发现之后就在你文章里写了个评论,哈哈哈哈。下次去武汉约一个,让俩毛豆见见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