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恩师许家林教授

序言:实在是没想到,我博士尚未毕业,却要提笔来写这篇文章。它是这么早,甚至于早过了英国的秋天。有人说上帝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然而真的是这样么?先生的离去,对于会计学院和会计学界的损失,我暂且不论,那是官方通告的事情,但是对于学生,对于我的师弟师妹,绝对是个非常大的损失。因为先生的为人处世,先生的治学风格和为人和善,都是我们这辈年轻人所缺乏的。对于年轻的你我而言,或许许老师教不了我们流行的实证方法,但是请记住,研究方法总有过时的一天,但是为人处世之道,却足可立世!因为,这才是真正的财富,做人的根本,也是真正的成功之道。... Read More

回国任教:一个需要慎重的决定

话说老板终于开始发威,使出了各种招数来推着我的论文往前走。不得不说,这种效果是明显的,甚至于比当年研一时候被王老师赶鸭子上架的时候还夸张。试想,我在一周之内就整出了一个新的文章框架和初步实证结果。这是什么效率?一天下来尽管已经忙的昏头,我还是硬着头皮参加了某国内学校几位老师组织的一个非正式座谈。鉴于此会议属于非正式,且主办方再三要求不要过度宣传。本文也不对会议本身做任何描述,而只是结合自己的经验来谈谈是否回国的问题。... Read More

写在兰卡CSSA学者联谊会成立之时

这个周五大概是我有史以来最忙的一天,从上午的监考到下午的Seminar一直到晚上的这个CSSA学者联谊会,大脑几乎都没有停止过运转。以至于回到家以后除了睡觉,什么都不想再做。世界事实上总是如此的奇妙,有人会闲的蛋疼,有人却又会感到日子不够用。或许这就是人生,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生活吧。不过周五参加兰卡中国学者联合会的第一次大会,还颇让我有些感触。只是这类感触皆属于笔者个人想法,与该组织以及中国官方均无任何联系。... Read More

A Trip to Manchester: Joint Program Participation

有句诗说的好,叫做“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确,作为一个在村里呆了九个月,基本已经都快炼成不食人间烟火的怪物时候,今天突然重返都市生活给我带来的冲击居然颇有“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是啊,很多事情其实都是有其共性的:多年的朋友不相往来会变得生疏;多年不用的知识会变得形同陌路;而多日不过的生活却也能让人惶恐。... Read More

Appraisal and Library Seeking: A Special Day

最近准备给我的博客文字风格来个大换血。毕竟写惯了正儿八经的文字的博客看起来实在不是博客,而是论文集。显然对于论文集,我估计是没几个人愿意看的(包括我自己)。而在今天这个预示着广大国内同胞唱红歌的结束日,我们敬爱的党的生日以及本人来兰卡以后参加第一次年审和第三次去图书馆的日子,则显然在本人的生命中具有非凡的意义。... Read More

Four-Week Invigilation: An Informal Review

拜敬爱的Andrea童鞋(此人不懂中文)和可爱的会计与金融系的制度,以及我们“万恶”的资本主义剥削制度(没办法,马克思爷爷的书读得太好),我很有幸的参加了为期四周的“职业培训”。之所以说他是“职业培训”,是因为如果我哪天博士侥幸毕业,并有幸的成了某大学的“叫兽”,并开始祸害我们的“未来”的时候,监考可能是日常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提前学习并加以练习方能在使用时得心应手,慌而不乱,不会饥不择食,一盘散沙。(这都什么词儿?算了,各位看官自行理解)。... Read More

Lancaster of Winter: A First Impression

按照办公室好友金沙兄的话来说,我就像刚出生的孩子,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着极端的好奇和兴奋。对此,他充满了无语。也是,像他这样在英国呆了接近十年的老鸟,应该早就目空一切了吧?可是对于我这样一个接受了二十多年的社会主义教育的人而言,初次来到一个全新的国度,能不开心吗?更何况,这里有着远胜于国内的生活条件和科研支持,使我有着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这又能如何让我兴奋?于是,我决定接着上一回,利用办公室的电脑,写下这篇博客,以满足各位读者的好奇心。... Read More

Travel to Lancaster: Eventual Arrival

由于非常杯具的原因,我的兰卡斯特之行居然直接从十月份推到了这个冬天。拜兰卡斯特大学和管理学院超高的工作效率和人性化措施,我才没有因此而耽误掉自己的前程。在文章的开始,我要感谢所有人给我提供的帮助,包括博士邮件列表中对我的问候(尽管很多人根本看不懂中文)。同时我也要感谢我的两位导师的安慰和指导。... Read More

Obtaining Your Academic Degree in Taiwan?

最近我终于开始了有史以来最宅的一段时间。尽管所作的事情不少,包括新电脑的选择,英国文化的了解和一个国际期刊的审稿。但是真的能够写到博客里的东西实在是少之又少。在我看来,博客尽管是一个个人页面,却不是一个个人生活的汇报表。但是前两天刚公布的相关法案却给了我写一篇新博客的动力。这个相关法案就是最近被国内媒体低调处理的“教育部針對開放招收陸生及採認大陸學歷相關規劃說明”。... Read More

Farewell: Say Goodbye to ZNUFE

前言:终于毕业了,拿到了毕业证书回到了家。感谢铁路局终于开通了武昌到苏州的动车组,使我可以在6个小时内完成了点对点的旅行(宿舍-家)。在火车的轰鸣中,我依次给我的恩师,大哥,宿舍哥们和其他好友一一道别。终于,我结束了三年的研究生生活。这三年,有欢笑,有眼泪,有歌声,有失意。总之,一切都结束了,现在也是时候来给我的三年写一个总结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