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中国之2012年归国休假后记

终于在被老板逼着在三个小时之内跑出了192道回归并画了16张表格之后,我迎来了本周的周末。显然,由于对于学术的渐渐不敏感,我不可能在博客里写关于银行会计的任何内容。而这个话题,却在我的心中盘绕了好久。那就是为我去年圣诞节的回国之行补上一篇后记。考虑到第一年的后记已经大大地超过了时效期,这次的递延就算惯例吧。... Read More

回国任教:一个需要慎重的决定

话说老板终于开始发威,使出了各种招数来推着我的论文往前走。不得不说,这种效果是明显的,甚至于比当年研一时候被王老师赶鸭子上架的时候还夸张。试想,我在一周之内就整出了一个新的文章框架和初步实证结果。这是什么效率?一天下来尽管已经忙的昏头,我还是硬着头皮参加了某国内学校几位老师组织的一个非正式座谈。鉴于此会议属于非正式,且主办方再三要求不要过度宣传。本文也不对会议本身做任何描述,而只是结合自己的经验来谈谈是否回国的问题。...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