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siting China: Shenzhen’s Impression

之所以单写一篇深圳,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在这个城市生活了三周。可以说是切切实实的生活。我处理一些简单的家务(尽管基本被我家那位判为需重修级别)以及彰显我的厨艺和购物等,尽管日日如此,却能够静下心来体会下生活的感觉。或许有人会说我那是犯傻,放着好好当科研人员的日子不过,偏喜欢这种小老百姓的差事。或许,这就是人生吧。... Read More

Revisiting China: Arriving at Shenzhen

其实这是一篇应该早就完成的文章了。只是一直在陪女友到处玩,同时也实在是懒得面对电脑去写作和阅读。毕竟我已经面对电脑做了太多的东西了。正如我以前所写的回顾所言,读研究生最好的优势就在于可以解除网瘾。事实上,这条对于读博也适用。... Read More

也谈火车票:中国的缩影

在大多数人眼里,我不是一个爱旅行的人。无论是在曾经财大人的眼里,还是如今在兰卡的中国人圈子里,我都不是一个旅游者。理由很简单,我既没有去过周边的庐山、凤凰和张家界,甚至于没有去过武汉的磨山和植物园;也没有去过伦敦和苏格兰高地。尽管我也曾到过长沙、北京、东京和夏威夷,可那都是出公差,却未曾旅游过。... Read More

小悦悦:她能否敲响黎明的钟声?

小悦悦终于还是走了,无论大家多么期望她坚强活下来。在这样一个令人惋惜的国度,她的死,真的是轻如鸿毛。的确,小悦悦的死终于勾起了大家泯灭依旧的功德和道德标准,同时也唤醒了大家心底那仅存的良知,也使得人们在忙于金钱的同时终于有机会停下脚步喘一口气。但是,之所以说她轻如鸿毛,是因为:我们的当权者反思了吗?我们的那些官商勾结的生意人们真的反思自己所作所为了么?... Read More

Government Intervene: A Case from Wenzhou

这几天的新闻似乎层出不穷。晚上睡觉前翻看Kindle上订阅的卫报总是看到Liam童鞋因为外交中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而被穷追猛打,而希腊的经济危机和国家破产似乎也已经成了定局,昔日的淘宝因为政策的修改而被搅的天翻地覆。更有甚者,温州的老板们因为民间借贷而卷铺盖蒸发。一下子所有的民间借贷和银行款项都成了变相注资。总而言之,最近的世界似乎真的很不太平。... Read More

Commercial Ethics: A Case from Taobao

说起淘宝大家都不会陌生,说起马云,熟悉电子商务的读者更不会陌生。的确,正是这个马云,开创了中国电子商务市场的先河,成了一名虚拟世界中的弄潮儿。阿里巴巴的推出,成功在中国市场上改变了传统的企业间供销方式,而旗下的淘宝网,则是典型的C2C模式。数年前,当他成功击败了国际巨头ebay而迫使其离开中国市场之时,他在人们的心中留下了充分的印象。淘宝网的存在,使得人们的购物选择面得到了扩充,同时也节约了大量的金钱。... Read More

Taxation in China: A Serious Topic

在百忙的工作中写这个博客,其实是来自于太傻论坛上的一个讨论。在这个讨论中,大家就中国和英国的税制问题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其中有经济学博士,有在英国工作多年但在国内家境不错的朋友,也有很多像我这样的国内的Loser。可以说在这个方面,我们各抒己见,有了个很好的讨论。但是,我很清楚,这类问题,尤其是如下我今日所做的回复,恐怕很容易被和谐。所以我决定加以修改,刊登在此,供以后备查。... Read More

Government Versus Public: Friends or Enemies?

如果说赖昌星的回国和郭美美的漂亮车车还不足以吸引大家的眼球的话,温州高铁的事故可以说是让大家接触了一次真正的爱的教育。或许大多数人不会认可1959年的“自然灾害”是人祸;或许没有受过教育的大众并不能理解“希望工程”为什么并没有改变他们子女没有接受教育的命运;或许我们也还在怀念赖老哥为了平抑中国的油价所作出的卓越贡献,这次的事故和铁道部的操蛋应对却让我们深深地震撼了。... Read More

Book Purchasing: Price VS Quality

时间过得真的很快,一转眼到英国也快有六个月了。这六个月除了各种悲剧,写报告,读论文,做饭外,最重要的一个任务就是看书了。而书的来源则是一个大麻烦。诚然,这里的图书馆的英文资源比国内强太多了(这TM简直废话么~),但是却也有一个致命的问题。不知道是英国人比较自恋还是怎么的,这里的教材基本都是英国版本,而我做研究所需要的,却是清一色的美版,无奈,看来得自己掏腰包了。... Read More

Four-Week Invigilation: An Informal Review

拜敬爱的Andrea童鞋(此人不懂中文)和可爱的会计与金融系的制度,以及我们“万恶”的资本主义剥削制度(没办法,马克思爷爷的书读得太好),我很有幸的参加了为期四周的“职业培训”。之所以说他是“职业培训”,是因为如果我哪天博士侥幸毕业,并有幸的成了某大学的“叫兽”,并开始祸害我们的“未来”的时候,监考可能是日常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提前学习并加以练习方能在使用时得心应手,慌而不乱,不会饥不择食,一盘散沙。(这都什么词儿?算了,各位看官自行理解)。...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