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ur-Week Invigilation: An Informal Review

拜敬爱的Andrea童鞋(此人不懂中文)和可爱的会计与金融系的制度,以及我们“万恶”的资本主义剥削制度(没办法,马克思爷爷的书读得太好),我很有幸的参加了为期四周的“职业培训”。之所以说他是“职业培训”,是因为如果我哪天博士侥幸毕业,并有幸的成了某大学的“叫兽”,并开始祸害我们的“未来”的时候,监考可能是日常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提前学习并加以练习方能在使用时得心应手,慌而不乱,不会饥不择食,一盘散沙。(这都什么词儿?算了,各位看官自行理解)。...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