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 Doubts on PhD: Is it a must?

呵呵,刚看了一位同仁的空间,提到了我们学院最近发布的MPAcc的通知。事实上,我开始也没有过于关注,因为我也觉得MPAcc就是一个烧钱的主,我实在不知道跟我们会有什么相关性。也就无视掉了。但是现在,我突然发现,问题非常严重。因为,这个决策,反映了国家的信心,同时也反映了学校的态度,更严重的是,我们不得不调整下我们的期望了。昨晚我还在写一个关于投资者期望模型修正的东东,没想到,我自己先用上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