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ad版Office试用之Word篇(多图)

Update on April 23rd, 2017: Office for iPad近年来已经进行了大量的更新。我也把我设备从iPad 2更新到了iPad Air 2。目前我感觉,Office for iPad的可用性已经大大提高,同时也增加了对Dropbox的支持。事实上,我最近的几次会议报告PPT都是用iPad来制作的。iPad上已经允许app通过微软服务器下载相关字体,所以目前除了公式以外,其套件已经可以支持大多数正常的应用场景,如文字编辑、幻灯片制作修正等。当然,如果你非要在iPad上制作复杂的效果,那只能当我啥都没说(因为这叫自虐)。

微软[……]

Read more

规则与寻租:国人的思维困境

首先,这就是一篇拿来发泄和骂人的文章。所以如果有人不待见这篇文章,请自动绕行,You are still welcome。我没有打算把这篇文章写成学术文,更没有打算发表。所以我也不打算修正任何逻辑和语言。所以如果诸位看得不爽,请海涵。或许有人会觉得这个文章写得很浮躁,有人会觉得很愤青,甚至不符合一个博士研究生的身份。但是我想说的是,我希望在我盛怒的时候留下这个文字,以便以后告诉我自己和我的孩子们,我或者他们的父亲至少在写这个文章的时候,还是有少许或对或错的思考能力,也是有少许良知的。

常言道,做人难,做好人更难。但是我要说,做一个中国人难,做一个无[……]

Read more

朦胧:读《Nothing to Envy》

终于在新来的Kindle Touch上看完了这本《Nothing to Envy: Real Lives in North Korea》。这本书我9月份买的,当时亚马逊售价4.6英镑,而就在刚才,这书的价格已经跌到了1.09磅(Kindle版本)。对于一个痴迷于钱的会计系学生而言,这种消息显然是不幸的。但是好处是,我提前几个月仔细看完了这本书。或许,这也是一种守恒吧。或许今年以来我的英文水平相比较之前有了明显的进步,也或许是因为新Kindle Touch有了官方的英汉字典,我的阅读速度和理解能力都有了不错的提高。尽管很多人说使用英英词典更有助于学习英文,[……]

Read more

忆恩师许家林教授

序言:实在是没想到,我博士尚未毕业,却要提笔来写这篇文章。它是这么早,甚至于早过了英国的秋天。有人说上帝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然而真的是这样么?先生的离去,对于会计学院和会计学界的损失,我暂且不论,那是官方通告的事情,但是对于学生,对于我的师弟师妹,绝对是个非常大的损失。因为先生的为人处世,先生的治学风格和为人和善,都是我们这辈年轻人所缺乏的。对于年轻的你我而言,或许许老师教不了我们流行的实证方法,但是请记住,研究方法总有过时的一天,但是为人处世之道,却足可立世!因为,这才是真正的财富,做人的根本,也是真正的成功之道。

这篇小文,回顾了我和许老师的一[……]

Read more

谈谈中国式逻辑:胡思乱想

今晚与好友出去小聚,顺便闲聊,边聊到了一些有关体制的话题。同时联想到昨日发生在湖南的曾成杰事件以及数月前贵阳的黎庆洪打黑,外加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刘志军案件,我发现有一个话题很有意思。那就是,中国人的性格到底是如何的?与之前的关于读博之困的讨论类似,这个话题注定会充满争议。同时,这个话题非常复杂,属于社会学范畴。所以,我只是就个人理解谈点看法,不实之处欢迎指正。

对于初到中国的外国友人而言,有一点他们是看不懂的。那就是,传统媒体的论调和网上的差异巨大。新闻联播的题材永远是祖国大步前进,红色江山一片大好。以至于曾有戏言,说某外国友人在观看一周新闻联播后[……]

Read more

行走中国之2012年归国休假后记

终于在被老板逼着在三个小时之内跑出了192道回归并画了16张表格之后,我迎来了本周的周末。显然,由于对于学术的渐渐不敏感,我不可能在博客里写关于银行会计的任何内容。而这个话题,却在我的心中盘绕了好久。那就是为我去年圣诞节的回国之行补上一篇后记。考虑到第一年的后记已经大大地超过了时效期,这次的递延就算惯例吧。

  1. 蜗居深圳,领导转正

    回国的过程不再赘述,地点几乎也是固定。蜗居深圳老婆的出租屋,每天坐在客厅里不是顺手搅衣服,就是看着论文想菜谱(吃货的本质,没办法)。终于在浑浑噩噩间做出来了我第一篇文章的新版本(现在已然放弃),同时也终于做出了我[……]

    Read more

国外真的有那么好?

最近做研究的感觉爆棚,脑子里的想法也出奇地多,这自然也影响到了我写博客的心情。而今天我则想来说一个关键性的全民话题:国外真的有那么好?这个问题的敏感度虽然比不上我之前的学术话题,但是却波及更广的人。其原因很简单,身在海外多年的人总是对自己的祖国有着那么点带着梦幻的想念,而身在国内的人往往觉得西方就是书中所称的极乐世界。然而事实真的是如此么?

前几日一位好友与我闲聊,便抱怨其在英国所遇到的一些不顺心的事儿。而令其更郁闷的是,一些明明生活在英国最底层的华人群体,却极其爱炫耀其英国生活的优越。尽管其内容到形式都为外人所不齿。当然,他们也大多对国外的缺点选[……]

Read more

On Development of China in 30 Years

This topic comes from a lunch talk days ago with a visiting scholar from China and a colleague in our department, who is quite ignored on the Chinese issues. Though under most conditions, the discussions about China that covers the riskiness of the banking system, unfairness of e[……]

Read more

读博之困:到底什么是研究?

这篇文章我构思了很久,也想了很久,是否要写。因为这个话题非常敏感。其敏感何在?我的朋友圈里大多数都是科研人员和潜在科研人员。在这个圈子里混,最核心的哲学就是少说多做。因为一旦犯众怒,轻则众叛亲离,重则性命不保。因为这文章我要讲的就是我对于研究的一些看法。其核心就在于,到底什么样的研究才是我所向往的研究和我所理解的真正的学术研究。考虑到我只是个博士中的Loser,这个文章估计会招来一堆白眼和砖块,本人在此声明:此文章不代表个人观点,乃混沌饥饿时所作。

早在研究生二年级的时候,我就渐渐地对我当时所作的研究有了一些个人想法。其想法在于,我的这个研究到底是[……]

Read more

随笔:也来谈谈朱令案

中国有句老话叫做,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一宗十九年前的投毒案,发生在中国最著名的学府——清华大学,且使用了最为高端的手段——铊,本该已经淡然随风而去。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这个案子终于因为最近复旦大学的投毒案而再次进入了人们的视野,且在半个月之内急速发酵。本来我以为这个事情很快就会如其他新闻一般过去。在向朱令这个可怜姑娘表了一些心意以后,我就没有再管。然而昨天开始新浪微博开始积极实施关键词屏蔽,我终于知道是时候该写点什么了。

由于时间过去得很久,且由于多种原因,该案件的实物证据恐怕已经难以找到,我也不打算在这里去探讨谁是真正的下毒者。尽管其实大家心[……]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