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再论会计研究

近日论坛上朱老师的一篇关于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科研考评机制的文章炒得火热。其中心大意就是这个制度对于老教授们来说不太公平。因为新的制度调低了一些所谓党报和易操控的期刊的对应级别,同时提高了一些新兴期刊的档次,如北大光华的《中国会计评论》,清华和香港合办的《中国会计与财务研究》(谢谢Rainer指出的错误)等。事实上,朱老师可能有所不知,这两本期刊由于一直没有刊号,且要求严格的实证,并没有进入很多学校科研处的考评范围之内。论其质量,其实这两本杂志绝不逊于会计学的几本中文顶级期刊。与其所陈述的内容相反,对大多数中青年学者而言,这次的改革反而是人心所向的。这个改革,虽然其贡献肯定不能与几十年前拨乱反正去比较,但对该学院的科研却也是一种十足的进步。只是,像朱老师这样的老一辈学者就成了改革的牺牲品。... Read More

重访中大:不同的感受

应我的师叔党论之邀,我于上周五(12月23日)前往广州中山大学的岭南学院进行了一场友好的私人访问。期间,我和师叔就当前的学术热点、国际期刊和投稿以及本人的研究兴趣等方面进行了热情的讨论,并应师叔的邀请,为岭南学院和管理学院的数位博士们就英国的博士培养和科研方面进行了汇报。师叔表示:“这个活动还是很有意义的,体现了XXX(此处省略若干字,参见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会后,在师叔的殷切关照下,本人与数位师兄弟姐妹共进晚餐,席间大家讨论热烈,气氛轻松愉快。... Read More

A Trip to Manchester: Joint Program Participation

有句诗说的好,叫做“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确,作为一个在村里呆了九个月,基本已经都快炼成不食人间烟火的怪物时候,今天突然重返都市生活给我带来的冲击居然颇有“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是啊,很多事情其实都是有其共性的:多年的朋友不相往来会变得生疏;多年不用的知识会变得形同陌路;而多日不过的生活却也能让人惶恐。... Read More

Four-Week Invigilation: An Informal Review

拜敬爱的Andrea童鞋(此人不懂中文)和可爱的会计与金融系的制度,以及我们“万恶”的资本主义剥削制度(没办法,马克思爷爷的书读得太好),我很有幸的参加了为期四周的“职业培训”。之所以说他是“职业培训”,是因为如果我哪天博士侥幸毕业,并有幸的成了某大学的“叫兽”,并开始祸害我们的“未来”的时候,监考可能是日常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提前学习并加以练习方能在使用时得心应手,慌而不乱,不会饥不择食,一盘散沙。(这都什么词儿?算了,各位看官自行理解)。... Read More

Some Tips for Rookie Empirical Researchers

image 最近大家都开始做毕业论文了。鉴于现在国内外的学术潮流,大家都开始做实证了。哎,说实话,我们80后这一代可真是累,穿衣服、吃饭、看书什么都要赶时髦,甚至连现在这“人人得而诛之”的毕业论文都开始给我们找麻烦。您说洋洋洒洒数万字的规范研究有什么不好,既可以天马行空,也可以写的很潇洒。若有哪位牛人从小熟读唐诗宋词、楚辞汉赋,此时论文写作便是该君最为得意的时候。可惜,古人云,天有不测风云,今人曰,研究有风险,如今实证研究大行其道,不做点实证研究,毕业论文不放几个表格,不放几张统计图,不去写上一些数学模型,如何能一讨恩师的“芳心”?... Read More

THFD: Free Lunch for Researchers

image It is widely acknowledge for the researchers on finance and accounting as well as related fields that the access to the data for their researches are undoubtedly essential. Unlike the traditional research framework that our predecessors did in 1950s and earlier, when narrative researches are mainstreams, the research nowadays, defined as contemporary researches in most literatures, are taking great preference on analytical methods and quantitative analysis. For researchers in China, especially for the fields of accounting and finance, empirical research is very popular these days. While, the data for these researchers who are conducting empirical researches means a lot, because they can directly decide the availability of a proposed research. ... Read More

Some Doubts on PhD: Is it a must?

呵呵,刚看了一位同仁的空间,提到了我们学院最近发布的MPAcc的通知。事实上,我开始也没有过于关注,因为我也觉得MPAcc就是一个烧钱的主,我实在不知道跟我们会有什么相关性。也就无视掉了。但是现在,我突然发现,问题非常严重。因为,这个决策,反映了国家的信心,同时也反映了学校的态度,更严重的是,我们不得不调整下我们的期望了。昨晚我还在写一个关于投资者期望模型修正的东东,没想到,我自己先用上了。... Read More

Accounting in Life: Examples from Daily Lives

这篇文章,最早是应许老师博客上的一个帖子,探讨如何让会计的初学者区分会计,审计和财务管理所作。后来他向我提出了一个可以考虑一辈子的问题——《生活中的会计学》,咋一看,这个题目似乎没有涉及专业知识,应该不是很难(我最初的想法),但是,一旦开始思考,动手,问题就开始接踵而至,首先就是生活积累的问题,试想,没有足够的阅历,何尝能将会计知识生活化?再者,没有深厚的会计功底,这件事情也是万万办不得的,不信的话,诸位可以试试:)...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