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春节购票:国情本是如此?

尽管人已经回到英伦,并且开始了苦逼的PhD生活,但由于领导身在天朝,故而不能免俗:春节需回家与家人团聚。于是,买票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终于落到了本人的头上。只是,对于这个本该花钱买享受的过程,我并未有半点花钱的快感。相反,我真正体会到了作为一个天朝子民的不易。因为:我们生来与天斗,与地斗,更需要与人斗。... Read More

也谈火车票:中国的缩影

在大多数人眼里,我不是一个爱旅行的人。无论是在曾经财大人的眼里,还是如今在兰卡的中国人圈子里,我都不是一个旅游者。理由很简单,我既没有去过周边的庐山、凤凰和张家界,甚至于没有去过武汉的磨山和植物园;也没有去过伦敦和苏格兰高地。尽管我也曾到过长沙、北京、东京和夏威夷,可那都是出公差,却未曾旅游过。... Read More

Government Versus Public: Friends or Enemies?

如果说赖昌星的回国和郭美美的漂亮车车还不足以吸引大家的眼球的话,温州高铁的事故可以说是让大家接触了一次真正的爱的教育。或许大多数人不会认可1959年的“自然灾害”是人祸;或许没有受过教育的大众并不能理解“希望工程”为什么并没有改变他们子女没有接受教育的命运;或许我们也还在怀念赖老哥为了平抑中国的油价所作出的卓越贡献,这次的事故和铁道部的操蛋应对却让我们深深地震撼了。... Read More

Is Higher Price Deserved? The “G” Train of China

近日一好友问我为何最近不再更新博客,我笑而不语。其实并非我懒惰,而是我最近在家天天研究多元统计、数学分析以及Matlab和Mathematica两个软件,实在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往博客上写。与在学校的时候相比,家里的日子的确是清闲了很多。清闲的日子固然很好,但是也却给了我一个难题。那就是,平淡的日子下实在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可以让我来写博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