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d-Autumn Day: Share With My Friends

mooncake 今天是传统的中国节日——中秋节。古人都有在此日聚友欢庆,把酒赏月,吟诗作赋的传统。但很多诗句都透有思乡的情怀。如李白在《月下独酌》中写道“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而透着点点凄凉; 王建则在《十五夜望月》中以“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中的语句透出了作者的思乡之情。而作为一个离家多年在外的我,淡淡的思乡之情油然而生。在宿舍看着书,听着马思聪的名作《思乡曲》,思绪飘到了千里之外的故乡。而相比较李白和王建,我无疑是幸运的,因为我有了一群很好的朋友。今晚我与他们共度了中秋。

其实今天的出游计划是昨日在吃饭时聪聪向我提起的。本来我还在发愁这个中秋怎么过,而他的提议正中下怀,于是便干脆恭敬不如从命。正好也借这个机会扫一扫最近压在我心头的GRE的阴影。而这两天的计划也就成了连续放松的两天。先是拜我舍友和他女友所赐,去著名餐馆“谭鱼头”大快朵颐了一回,紧接着又跟着一大群死党去过了个很有意义的中秋。

出于价廉物美的考虑,我们在南苑解决了晚饭,这里就不赘述了,说实话,吃饭没什么好说。只是饭菜还是挺丰盛,到底人多力量大嘛(AA制的功效)。

饭后去了下中百买月饼和柚子。呵呵,不知道是中秋还是什么原因,今天超市里的人真是多啊。然后就看到了月饼大减价,那里围了一大堆人。倒不是鄙视一些武汉市民的素质,见到便宜的东西就死命的往前钻,毫无半点谦让的意思,连我站在旁边的局外人都直接无视。哎。。。不就是几个不太便宜的月饼嘛,犯得着么?

后来就去了江滩。看到了好几个人都在放孔明灯。尽管我以前在初中时代的科技活动周上就见过很原始的孔明灯,但是与今天江滩上所放的相比就相去甚远了。还有朋友在江中放了彩灯。以前不记得在哪本书上看到说泰国有专门的水灯节,大家都会放水灯来祈福。而在中秋节放彩灯和孔明灯则不知道是什么缘由了,姑且当作祈福来理解吧。毕竟节日嘛,总是透着那么点喜庆的。

后来他们找了个地方开始玩杀人游戏。但是我对这类游戏实在是没什么兴趣,于是决定好好逛一圈,以感受下节日的气氛,尽管这对我那饱经风霜的鞋子而言可能是个“灭顶之灾”。不过俗话说有得必有失,故暂且也不管赤脚回家的风险了。

不知道曾几何时在户部巷旁边弄了个户部巷风情街。而今天可能是国庆和中秋的原因,我在路边看到了几个所谓的民间艺人,但无论规模和水平都远不及苏州的玄妙观。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一个玻璃制品艺人。按照我方言的话,他所做的叫做“吹玻璃”,就是用酒精喷灯把玻璃融化,然后做出各种东西来,如小牛,小猪等等,造型还是很可爱的。但是要十块钱一个,似乎贵了点。另一个艺人则是米雕,这个其实比较常见,我也就不多说了。

我最要提的,则是一个卖魔术道具的魔术师。此人的来头不小,好象是组织了一个民间的艺术团,而且参加了2007年的世界魔术师大会,并且和刘谦同台表演过。或许就是机遇的差异,或者别的吧,一边刘谦已经火了,世人皆知,而另一边当年同台演出的伙伴却在户部巷卖道具。他家的道具并不便宜,一个很简单的连环就卖30,而我数年前在苏州“轧神仙”时候看到的是10块钱。据他说,他的魔术扑克牌则卖的更贵,从50到300不等。希望他能有个更好的发展吧。

而在江滩上,一个拿着家用相机和三脚架的老头则引起了我的兴趣。他在给人拍照,然后随身包里带了个佳能的打印机。拍完的照片可以直接打印出来,价格10块钱一张。不过他的参数设置很好,2.8的光圈,0.6秒的曝光,正好可以拍出江滩的夜景。看来有空我也得去买个伟峰的3110A的架子来试下了,用架子拍风景的确是更稳定些,要不效果的确要打折扣。

先写到这里了,不过今天的中秋节的确过得很开心,也很有意义。

6 thoughts on “Mid-Autumn Day: Share With My Friend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